来自 678彩票注册手机端 2019-01-10 08:59 的文章

不是形象差就是表演做作不是形象差就是表演做

是把你和宣大禹过夜的事捅出来的那位?”
   “啊……别咬……”夏耀箍住袁纵在他胸口作恶的脑袋,“谁问你这个呢?我问的是你对那个男孩有印象不?”
   袁纵勉强按耐住急躁的性子,说:“有印象,怎么了?”
   “你觉得他长得怎么样?”
   袁纵客观评价,“没有男人味儿。”
   “咱不论他的气质,单说长相,够妖么?”
   袁纵眯缝着眼睛看着夏耀,幽幽地说:“够娘不够妖,妖得是你这样的。”
   “一边去……那我问你,他要是想给你当小的,你乐意么?”
   袁纵一本正经地说:“如果他愿意,我没意见。”
   啊——!!!
   夏耀心中狂啸一声:损了人家那么多句,敢情到头来你丫还是心动啊!
   “你是觉得我一个人不够你操么?”夏耀气得直飙粗口。
   袁纵直言不讳地说:“目前来说,是。”
   夏耀双眼冒血光。
   袁纵大手捏攥着夏耀的腰眼儿,没一会儿就把夏耀凌厉的眼神捏酥了。
   “你的胃口还在调试阶段……”袁纵说,“谁知道以后是你不够我操还是我操不够你。”
   夏耀用自己愈见粗硬的胡茬儿去磨蹭袁纵的薄唇,还没完没了地试探,“李真真那两条大白腿长得特骚吧?”
   “没有王治水的骚。”
   袁纵的话瞬间震到了夏耀,他和王治水认识这么久,从没注意过他的外形条件。姑且不说王治水的腿是不是真好看,就说袁纵才见了这么两面,怎么就把王治水的外貌优势一眼看出来了?
   “你竟然也会盯着人家各自看?!”
   “还用盯着看么?”袁纵早练就了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出来。”
   夏耀呲牙,“我怎么看不出来?”
   袁纵淡淡说道:“那是因为你太注意一个人的穿着和气质,所以才会忽略这个人的本来面貌。如果单论长相和身材的话,李真真跟王治水差了一大截。”
   “那田严琦呢?田严琦和王治水比呢?”
   袁纵脸色变了变,“问他干什么?”
   “好奇,就想问问。”夏耀目光灼视着袁纵。
   袁纵说:“根本不是一个类型的,没有可比性。”
   “你不用对照气质和身高,单纯论长相。”夏耀对袁纵的审美特别好奇。
   袁纵说:“还是王治水。”
   夏耀心中醋意翻滚,草!原来那个小瘪三儿才是你的真爱啊!
   不愧是“村花”所生,“鸡精”投胎转世啊!
   夏耀以前一直以为袁纵视线是直的,不会拐弯,今天才发现,敢情人家心里花花肠子多着呢!不然长那么大个JB,不拿来思考思考,多浪费那个储存量啊!
   “那我和王治水呢?”
   重头戏来了。
   袁纵说:“没有可比性。”
   “不用对照气质和身高,单纯论长相!!!”夏耀豁出去了袁纵依旧坚持,“我没法给出评价。”
   夏耀那张脸唰的一下就黑了,“你特么就直说我没他好看不就行么了?净扯那些没用的!”
   袁纵沉默了半晌才开口。
   “我没法评价你。”
   夏耀急了,“一鼻子俩眼,怎么就没法评价了?”
   “因为在我心里你就是标准。”袁纵淡淡地说,“我只能拿你去评价别人,没法对你进行评价。”
   夏耀急喘的那一口气猛的松懈下来,跟着就是恶狠狠的一个笑容,两只手捧住袁纵的脸颊,使劲亲了一大口。
   “你太坏了!哈哈哈哈……”
   袁纵一把将夏耀的身体翻过去趴在床上,胯下的硬物在夏耀裹着浴巾的臀部厮磨着。夏耀摇摆着臀部迎合着袁纵,结果等了好久都没见袁纵把浴巾掀开。
   夏耀比他还急,自个要去拽,却被袁纵拦了下来。
   “你自己扭下来。”说守继续去蹭夏耀的臀缝。
   夏耀褪去白天做警察的各种威严和刚正,到了袁纵的床上,他就是一个肆意扭摆的妖精,浴巾遮盖不住满满的银荡风情。
   “已经下来了,你咋还不进来?”
   袁纵粗喘着在夏耀耳边呢喃道“你夹得那么紧……我看不见具体位置……”
   “尼玛……啊……”
   第二天,自称“经验人士”的李真真还是放下身段,屈身来夏老师的小课堂求教了。
   夏耀现学现卖,“你要想拴住一个男人,就要了解男人选择配偶的出发点。”
   “什么出发点?”
   “实惠。”
   李真真凤眼挑起,“实惠?”
   “对,所谓实惠,就是在同等投入的情况下,给他带来最大得益的那个人。”
  
   138后院失火。 vip (3157字)
  
   李真真不明白,“照你这么说,我应该比她更实惠啊!彭泽对我一分好,我会还他十分。他对刘萱一分好,刘萱得跟他索要剩下的那九分,到底谁更实惠啊?”
   “你那不是实惠,是贱!”夏耀毫不留情。
   李真真拿着“学费”就要走,夏耀赶忙拦住他,开始调整授课语气。
   苦口婆心地说:“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用同等的投入换来最大的收益,那才叫实惠。比如说同样一袋大米,这个要价100,那个要价200,你手里有150块钱,你是买到100一袋的大米实惠,还是200一袋的大米实惠?”
   “当然是200一袋的了。“李真真说。
   夏耀一拍桌子,“这不就对了么?”
   “对什么对啊?”李真真稀里糊涂的,“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夏耀说:“你得做那200一袋的大米啊!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把全部的感情财富投入到你身上是值得的!”
   李真真听出点儿头绪来了,“你的意思是,让我像你一样摆高姿态?”
   “谁摆高姿态了?”夏耀眉毛一拧,“爷这是货真价实的!”
   “切……”李真真翻了个白眼。
   夏耀诈唬一句,“你还听不听?你不听我可走了。”
   “算了,看你这样也是吝辈手没人赏过脸了,我就当可怜你了。”
   夏耀指着李真真说:“你看看你,你就是皮贵骨头贱,人前不低头,人后给人舔脚趾头。你得把自个修炼成一只高端的狐狸精,名头贱骨子高贵。”
   “我就不明白了,狐狸精怎么还成高贵的了?”
   夏耀手指一扬,“这么说吧,男人肯为狐狸精买豪车豪宅,未必会为正妻买,你说谁贵谁贱?女人说狐狸精贱那是因为她们成不了狐狸精,男人说狐狸精贱是给那些成不了狐狸精的女人听的。你也是个男人,这点儿心思你还不懂么?”
   自打昨天和袁纵一番“交流”过后,夏耀就更加断定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无一倒外。
   夏耀这么一说,李真真挺好奇的。
   “袁纵对你而言的实惠之处在哪?他这袋大米貌似跟白送的没什么区别吧?”
   夏耀笑得霸气,“确实是白送的,但不是赠品,而是特供品。他的实惠之处不在于我拿多少钱买来的,而在于别人拿多少钱都买不来。”
   李真真嫉妒得心服口服。
   “那你说说,我怎么修炼成一只高端的狐狸精?”
   夏耀沉思了半晌,一字一顿地说:“把你的不可替代性打造成一款奢侈品,让他再也不能轻而易举地获得,这个时候他才会为你下血本。”
   李真真明白了。
   不由的感慨,“以前看你傻不拉几的,以为你钓到袁纵就是因为一副皮囊,没想到里面还有点儿料。”
   夏耀其实特别想说:我这点儿料都是为了你那一缸润滑油硬挤出来的,我钓到他还真就是因为这副皮囊。
   李真真把自制的一小瓶润滑油递到夏耀面前。
   “你闻闻,有没有一股桂花香?”
   夏耀拿过来闻了一下,还真有点儿淡淡的香味,很自然清新的那种,闻着很舒服。再倒出一点儿涂抹在手背上,手感滑腻莹润,一点儿都不比那些进口货逊色。
   “真的是你做的啊?”夏耀有点儿不敢置信,“你没事还鼓捣这些东西?”
   “不鼓捣怎么办?彭泽从来都不准备这些,每次都是直接上,我一个学生能有多少钱买那些高端货?便宜的我又不敢用,只能自己做了。”
   夏耀一听这话脸立刻沉了下来。
   “把你家里所有做完的和没做的,原料和成品全都给我拿过来!!”
   “干嘛啊你这是?”李真真被夏耀扫荡的眼神吓着了。
   夏耀说:“记住我跟你说的话,别拿你那双高贵的手去干这种下作的事!决不能把自己交待给一个连润滑油都不肯为你买的男人!”
   李真真嘴角扯了扯,“既然有人肯为你买,你还拿走我的干嘛?”
   夏耀话说得响当当,“我是去给他用!”
   李真真“……”
   夏耀开车到袁纵公司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平时这个时候公司里面只能听见鸟叫和青蛙叫。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车刚从大门口开进去,就听到一阵人群的喧闹声。
   这么晚了还没下课?
   从车上下来,夏耀学么着声音的源头,隐隐是从靶场那边传来的。
   昨天田严琦和袁纵提了建议之后,今天就尝试着运营了,主要都是内部的员工和邀请来的朋友,一
 
_分节阅读_81
 
起在这扎营射击、喝酒畅聊,借着这个机会缓解多日来的训练压力。
   夏耀过去的时候,这群人正在举办筹火晚会。
   诺大的靶场四周都是扎起的帐篷,现在已经是六月份,很多学员都赤脖躺在草地上,喝酒唱歌、起哄架秧子,闹得不亦乐乎。
   夏耀随便找了个地方坐着,牙齿咬开啤酒瓶盖子,咕终咕终干掉半瓶,大呼一声痛快。
   旁边坐着个和夏耀年龄相仿的小伙子,平时话不多,今儿大概是灌了几瓶下去,神经有点儿亢奋,也和夏耀闲扯起来。
   “今儿有什么活动啊?”夏耀问,“竟然破天荒让你们在这闹!”
   小伙手嘿嘿一笑,“这都是田严琦整的幺蛾子!”
   夏耀又把剩下的半瓶灌了进去,打了个酒嗝,一边看着草地中央的女学员跳舞,一边漫不经心地搭茬儿,“他怎么整幺蛾子了?”
   “他跟袁总说要举办一个什么暴力美学体验营?利用周六日休息时间请一些喜好射击的枪友来这赛枪,顺便再搞一些小节目,就像现在这样,然后一次性收人家这个数……”小伙子比划了两个手指。
   夏耀眉毛一挑,“两千?”
   小伙手点点头,“而且只有一天。”
   挺赚啊……夏耀心里不由的感慨,不过他觉得袁纵不太可能应这件事。毕竟实弹射击划练是很重要的课程,每天都要进行,周六日还要加课。拿这块场地来举办一些娱乐化的活动,实在不符合袁纵的脾气啊!
   “他应了么?”夏耀又咬开一瓶啤酒。
   小伙子说:“应了啊!”
   夏耀纳闷,“他竟然应了?”
   “你看看,这不是都开办了么……”小伙子指指整片场地,又指指不远处的田严琦,调侃道,“平时教官让袁总多休息两分钟袁总都不肯,人家小田一句话,我们赚了一整天的假期,果然关系不一般啊!”
   夏耀手中的啤酒一口闷的架势。
   袁纵正朝他这边走来。
   本来袁纵是不想参与这种闹哄哄的场面,结果看到夏耀过来了,硬生生地被逼出了办公室,生怕他的小骚媳妇儿又被人推搡着当众炫舞。
   结果,先被拦住的人反而是袁纵。
   “袁总,您给我们秀秀枪法吧?”
   “平时上课不是天天给你们示范么?还才什么可秀的?”
   “上课和现在不一样,上课是以教为目的,现在是以秀为目的。而且袁总每次都只打那么一两枪,还没看过瘾就没了。”
   一群人起哄,拽着袁纵不让走。
   袁纵只好端枪,对准桂在树杈上摇摇晃晃的靶子。
   啪的一枪,正中靶心。
   众人齐声惊呼。
   又有人开始起哄,“小田也来一个吧!”
   “就是啊,和袁总比一下嘛,看看谁的枪法更准。”
   田严琦接过袁纵手里的枪,在夏耀屏住呼吸的一瞬间,手弹从枪口飞出。不偏不倚打在靶子的正中央,也就是从袁纵的弹孔里穿行而过。
   “哇……”
   一阵煽情的音乐响起。
   接着夜明的靶子开始变色,竟然亮起一个心形的图案,正中央是两颗手弹穿行而过的孔心,好一个一弹穿心。
   众人齐声高呼,玩命起哄。
   “表白,表白,在一起,在一起……”
   田严琦平时遭谁冷嘲热讽都是面不改色,今儿难得臊了个大红脸。
   夏耀定定地看着他……
   妈的,我这是刚给别人讲了一下午的狐狸精,结果后院起火了啊!
   
   139什么叫天生一对! vip (4366字)
  
   那边闹哄完,田严琦带着如释重负的表情走到夏耀身边。
   “这帮孙子就喜欢整幺蛾子,他们知道我们俩没啥,才敢这么闹。那个靶子本来是给曾利和刘晓璐两个人预备的,结果这俩废物一直没打中,才让我和袁总赶了个巧儿。”
   夏耀全然一副不介意的表情,手拍拍旁边的草地。
   “坐这!”
   田严琦坐下之后,两个人豪饮两瓶。
   夏耀跟他碰瓶子,大喇喇地说:“你跟我解释什么啊?还怕我生你的气啊?你也把我想的成没骨乞了!要说客气话也应该我来说,老是让你背这么大一个黑锅,打不着狐狸还惹了一身骚,委屈你了。”
   田严琦爽快一笑,“如果是袁总,招一身骚味儿也值了。你要知道,有的人连味儿都闻不着。”
   “哈哈哈……”夏耀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指着田严琦的脸调仍道:“你这是嫉妒我呢?还是嫉妒我呢?还是嫉妒我呢?”
   “肯定是嫉妒你啊!”田严琦直言不讳地承认,“不信你让袁总宣布你俩的关系,看看哪个人不嫉妒你?”
   夏耀眯着眼晴打量着田严琦,又说:“可他们调侃你们两个人的时候,我也没觉得他们嫉妒你啊?”
   “那是因为他心里有数,知道袁总不可能喜欢我。”
   “为什么不可能喜欢你?”
   “因为我不够格。”
   田严琦说的是自谦的话,可夏耀却看到了不卑不亢的眼神。完全不是自我贬低,而是一种极度理智和清醒的认知。而且这种认知后面不是不择手段的摇尾乞怜,而是一种积极向上的拼搏斗志。我现在不够格,但我可以努力让自己够格!
   有时候,酒精有麻痹作用,但也可以让人感情上更加清醒。
   起码让夏耀彻底确认一件事,田严琦爱慕着袁纵,不管这种爱慕和喜欢相隔着多远的距离,田严琦始终在朝着这个方向挺进。
   浓浓的危机感扫来,而且是一种充斥着满满的正能量,只有“明争”而无“暗斗”的危机。撒开所有小阴谋,小手段,背后使绊子的低俗表演,就是一场纯爷们儿之间的较量。
   夏耀毫无憋屈的感觉,反而像打了鸡血般干劲十足。
   手拍着田严琦的肩膀,挺实在的口吻,“别这么说,感情方面没有够格与不够格,只有合适与不合适。”
   言外之意,老子会向你证明,什么他妈的叫天生一对!
   田严琦嘿嘿一笑,和夏耀碰瓶,“怎么说着说着还当真了?来,喝酒!”
   夏耀俊脸微醺,平躺在草地上,头发插着草根儿,胸口不规律起伏的模样特别迷人。田严琦只是扫了一眼,就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更甭说每天对着他的袁纵了。
   袁纵应付完那边的员工和朋友,走到夏耀身边的时候,夏耀已经半醉半醒了。
   “你俩还没少喝。”袁纵对着一地的空酒瓶说。
   田严琦说:“我没喝多少,几乎都是他喝的,我过来跟他聊天的时候,他就干掉四五瓶了。”
   袁纵眼神变了变,没说什么,伸手就去拽夏耀。
   “走,跟我上去睡觉了。”
   夏耀想想两声,一动不动。
   袁纵直接一股大力将夏耀抡拽到肩膀上,扛着他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半路,夏耀伸手在袁纵的后背上拍了拍,说:“别这么扛着我,我胃里那点儿东西都快控出来了。”
   于是,袁纵将扛着的姿势变为打横抱着。
   夏耀手勾着袁纵的脖子,乐悠悠地说:“我是屈原,你是大‘纵’子,我特么吃了你!!”
   袁纵哑然失笑,手臂一抬,将夏耀的脑袋捞到眼皮底下,俯头在他嘴上亲了一口。
   喷头洒下的温热水流将夏耀胸口、脖颈和脸颊熏得红扑扑的,体内的酒精开始从毛孔向外挥发。醉意攻破了夏耀整个脑系统,溃散了他所有的克制力。
   夏耀獠牙外伸,又奔着袁纵的身上啃噬而去。
   袁纵深深地萌着夏耀这个一喝醉就咬人的小恶习,耳朵被咬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袁纵都臆想着夏耀喝醉后叼着“鸟兽”细细碾磨的滋味。
   夏耀仿佛就是为了让他醉生梦死而出现的,只要袁纵敢想,夏耀就敢将它转化为现实。
   一个突然而来的妖冶笑容,让袁纵在夏耀头上搓洗的手戛然而止。
   夏耀的牙齿顺着袁纵的喉结开始啃咬,往下是结实的胸肌中间那道性感又深途的胸沟,然后是八块腹肌拼合成“丰”字中间的那一竖,再下面是被水打湿后更显黑亮光泽的毛发,最后是那早已昂扬而起的巨物。
   袁纵热切地渴盼着,手已经插入夏耀湿漉漉的发间准备蓐起,夏耀却突然打住了。
   “我想起来了,今天小小借口喜欢上一个人的青涩感,深深打动着宣大禹。
   没办法,欣赏力就是如此脑残!
   张晨东表演完,后面的人六个一个进来表演,效果都不太理想。不是形象差就是表演做作,看得导演组直打哈欠。
   终于有个唇红齿白、高大英俊的男人走进来。最重要的是这个人面带微笑,看着颇为自信,有种夏耀的即视感。
   宣大禹困顿的神经瞬间清醒,目光聚焦在这个男人身上。
   “可以开始了!”工作人员打了个手势。
   男人淡然恬静的面孔突然绽开一个滑稽笑容,缩脖端肩手掌攥拳。
   “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欧耶!”
   又换了个方向,还是一样的姿势。
   “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欧耶!”
   宣大禹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
   然后又进来一个更极品的,直接把鸡屁股对着自个的裤裆,细致又缓慢地碾磨。勾人的目光甩向导演,口中发出粗重的喘息。
   导演组各个扶额。
   藤萝在一旁用冷漠的口气搭戏,“你在干嘛?”
   极品男“啊”的一声惊喘,急忙将鸡背到身后,面露羞愧之色。
   “好惨……被发现了怎么办?”顾自嘟哝了一阵之后又把目光对向藤萝,“老公,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怨你满足不了我,我……”
   工作人员实在看不下去了,在导演的眼神示意后,瞬间给“咔”了。
   其实,宣大禹看得挺爽,也yy得挺爽。
   很快四个多小时过去,导演组的人已经进入了疲乏期,这个时候进来的人确实很不吃香。除非表演特别惊艳,不然很难让导演们记住。
   “还有几个人啊?”导演让工作人员统计。
   工作人员查看了一下,说:“还有两个人。”
   “看看简历,要是没什么太出彩的,今天就到这吧。”
   宣大禹没给王治水走后门,他就是想看看王治水如何演绎这只鸡。至于选上选不上,那就看王治水的造化了,他可不想因为关系因素毁了一部电影。也不打算额外创造机会,干扰导演组的决定。
   没一会儿,工作人员进来,把简历递给导演。
   “哦哦,这个是北影的学生,王艳香导师介绍过来的,我知道了……另一位的呢?”导演问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眨眨眼说:“那个人说他没简历。”
   “哦,那就不要让他上了,这个人表演完就咱就撤吧。”
   宣大禹想说什么,但是没说出来。
   几秒钟过后,倒数第二位表演者上场了。
   此人一脸学霸的表情看着藤萝。
   “你看那个是什么?”
   藤萝略显疲倦的口吻说:“一只鸡啊!”
   “不,那不是鸡,那代表着芸芸众生的弱者。”
   “哦。”
   ‘你看它下的是什么?”
   “是蛋啊!”
   “不,不是蛋,是寂寞。”
   “……”
   导演不耐烦地挥挥手,“行了,行了,今儿就到这吧,收工!”
   口令刚一喊出,砸门声就响起来了。
   工作人员去开门,看到王治水未撂下的拳头,忍不住怒喝道:“干嘛呢?”
   “我还没表演呢。”王治水急着说。
   工作人员不耐烦,“试镜已经结束了,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不行啊,我衣服都准备好了,让我进去试一下呗,让我进去……”
   工作人员作势要关门,王治水疯了一样地往里挤。最后只挤进去一条赤裸的大腿,牢牢地卡在门缝里,怎么踹都踹不出去。
   这种时候,宣大禹更不想承认他认识王治水了,直接朝工作人员一挥手,示意他赶紧把这丢人现眼的玩意儿轰出去。
   “等一下!!”导演突然在王治水的大白腿上定住。
   工作人员动作一僵。
   导演如打了鸡血般兴奋,“你让他进来!!”
   王治水一进来,导演组的人别的没看到,就看到王治水的这两条美腿了。
   别说他们了,就连和王治水认识这么久的宣大禹,此时此刻都有些恍惚。
   说实话,他真没怎么注意过王治水的腿。
   即便上次王治水赤身裸体地躺在他身边,他也只注意到了王治水那血淋淋的小肉臀,没心思再往下看。
   但是现在,王治水上半身背心,下本身小裤衩的装扮将他修长白嫩、线条极美的腿部优势立刻凸现出来。
   旁边的摄影师也惊了,这样的美腿上镜得让多少人喷鼻血啊?!
   完全不需要演技,凭着这两条腿就可以上位了!
   王治水试探性地问导演:“那个……我可以开始了么?”
   导演点点头。
   那些已经收拾好东西的工作人员也全都归位,目不转睛地盯着王治水看。
   王治水把目光转向藤萝,他曾经有厂段时间深度迷恋的男神,按耐住想签名想合影的吊丝心态,礼貌地征求他的意见。
   “可以找你搭个戏么?”一雷寄希望于他人的迫切渴求语气。
   “当然。”藤萝从容淡然的口吻说:“我就是干这个的,你可以任选其中一个角色,我都全力配合。”
   言外之意,你要是实在不想露怯,我可以帮你完成重头戏,甚至挑大梁都没问题。
   不料,王治水就一个要求。
   “你只要昏睡不醒就可以了。”
   藤萝,“……”
   于是,王治水在导演组包括宣大禹的目光注视下,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情景再现了。没有一句台词,全凭动作和神态,演绎了一段惊心动魄又匪夷所思的场景。
   导演在恍然大悟的一刹那,瞬间拍案叫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宣大禹木然的表情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将头转向前仰后合的导演。
   “王导,您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宣大禹扶额,“我觉得吧,他这段表演有点儿哗众取宠,实在不符合咱这个电影的唯美风,所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宣大禹又把目光转向雷导演,“藤萝这个角色肯定没问题了,但是男二号……”
   “来来,咱私下说。”雷导演把嘴凑到宣大禹耳边,“藤萝刚才演的这个角色太傻B了,哈哈哈哈……”
   宣大禹脸上的黑线条已经编织成网了。
   然后,导演组集体商讨男二号到底由谁来演,导演、雷导演和摄影师都提议让王治水跟组,结果遭到宣大禹的反对。<br/
 
_分节阅读_83
 
>   “他这段表演明显就是恶搞。”
   导演点头,“是恶搞啊!”
   “我觉得他演技太业余了,尤其在表情的处理上,过于夸张。完全不像是演电影,倒像是演杂耍的。”
   导演又点头,“演技是业余啊!”
   “而且我觉得这个演员本身素质就有问题,跟组会带来很多麻烦的!’
   导演还点头,“素质是不怎么样啊!”
   宣大禹额头青筋暴起,“那您怎么还选他?”
   “我相中他那两奈腿了!”导演说。
   宣大禹语塞,再看向导演组的其他人,全是一副默认的表情。
   我们一开始就相中他那两条腿了,后面的表演就是看个热闹而已。
   啊啊啊啊啊——!!!!!
   宣大禹内心深处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吼声:你们既然一开始就相中他的腿了干嘛还要让他来这么一段恶心人的表演?!
   回去的路上,宣大禹的脸一直阴沉沉的。
   王治水当时为了表演豁出去了,现在想想后悔了,这不是把自个儿卖了么?这个考题明摆着就是宣大禹出的,目的就是情景再现,戳穿他的谎言。
   终于,压抑的气氛被宣大禹的一句问话打破了。
   “你这个灵感是哪来的?”
   王治水觉得自己已经走到绝路了。
   “是不是从那天晚上得来的?!!”
   王治水的心瞬间跌落谷底。
   宣大禹的手狠狠拧住王治水的下巴,阴测测的目光逼视着他。
   “故意丑化我的形象是么?”
   王治水快要撞到南墙的身躯猛的一阵急拐弯。
   “故意扭曲真相,暗示我废物,我傻B,然后借用导演的嘴来骂我是吧?还是故意用这种方式讽刺我不负责任,想逼我就范啊?”
   王治水都听懵了。
   宣大禹又说:“有些真相是掩盖不了的,你知道我和夏耀那晚的误会是怎么结清的么?因为我又喝醉了,我只要一喝醉,上一次喝醉的情景就会重现。所以你等着,等我再喝醉,就是你败露的那一天!”
   “……”
   这被灌了毒药,还中了一枪,然后从20层楼摔下去,半空中又被雷劈了一下,还能活下来的人,绝对只有王治水一个。
   王治水瞬间将笑穴封死,不然肋叉子都能笑劈了。
  
   141意外情况。 vip (4176字)
  
   其后的几天,影片进入了试拍的阶段。
   男一号的人选已经确定无误,男二号的人选暂定两个,王治水和张晨东都跟组试拍。要试拍几场之后,导演组的人才会商讨到底由谁来演。
   第一天试拍,王治水换好衣服之后宣大禹眼睛都直了。
   有时候不服不行,王治水的塑造能力超强,穿上学生服之后,活脱脱一个高中版本的夏耀。王治水本身皮肤就白,长相也算俊美清秀,加之夏耀高中时期的颜不如现在,这种差距给了王治水一个冒名顶替的可乘之机。
   等一开拍,王治水又让宣大禹大大地惊艳了一把。
   虽然剧本是根据一本小说改编的,人物原型并不是宣大禹和夏耀,但是宣大禹脑海里已经自动地将这两个人物替换成了他和夏耀,所以才会如此钟情于这个故事。
   王治水就抓住了宣大禹这种心理,他对人物性格的拿捏简直到了让宣大禹叹为观止的地步。
   除了夏耀身上一直捎带的那股子高傲、自信,王治水的表演中还带着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的痞坏劲儿。而这种痞坏劲儿恰恰是高中时期夏耀身上独有而现在褪去的个性,竟然都被王治水误打误撞给拼凑上了。
   于是宣大禹每次看到都有种错位感,感觉王治水比现在的夏耀更符合他心目中那个高中时期的夏耀,导致他对王治水的态度都莫名好了许多。
   今天连拍了两组镜头后,还利下一组镜头就顺利收工了。
   结果,就在王治水信心满满准备下一组镜头拍摄时,手机突然响了。
   接了电话之后,王治水的脸色变了变,跟化妆师说了几句客气话之后,急匆匆地跑出去接电话。
   “你到底要干嘛?”王治水的脸色从未有过的阴寒。
   “你母亲情况很危险。”
   王治水额头青筋爆出,面孔扭曲。
   “她是生是死都跟我没关系,麻烦你别再给我打电话了。”
   “我们只是负责传达,你母亲说她很想见你。”
   王治水深吸一口气,淡淡回道:“我现在有事,去不了。”
   “你母亲情况很危险。”
   王冶水爆砸了手机,刚想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