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678彩票注册官网 2019-01-10 09:08 的文章

耀条件反射地紧张起耀条件反射地紧张起

的一拼了!
   宣大禹开始还挺有感觉的,后来意识到王治水那猴急的样儿,越来越不对劲,越来越不对劲,终于将眼睛募的睁开。
   “你特么干嘛呢?”
   王治水二话不说,迅速倒着趴在宣大禹的身上,脚丫放置在宣大禹的脑袋两侧,让宣大禹的目光所到之处都是王治水的大白腿。
   又一次醉了。
   宣大禹把手伸到王治水的腿上一阵摩挲。
   王治水给激动得够呛,拼命压抑着不爽叫出来,舌头尝试性地在宣大禹腿上一阵滑动,感觉到宣大禹舒服地晃动,变本加厉地将舌头往上移。
   终于移动到宣大禹的命根上,一根个头儿、硬度都很赞的大家伙,王治水羞涩了。
   牛逼话说了一箩筐,其实他是第一次给人家干这件事。
   无论心中对宣大禹的感情明晰与否,无论是否做好了全身心
 
_分节阅读_94
 
投入的准备,此时此刻王治水就清楚三个字——他愿意。
   于是,王治水天下了宣大禹的“战斗鸡”!
   宣大禹当时就一阵急喘的粗气,赫然而起,又被身下的学生装和大白腿刺激得一脸血,猛的抱住王治水的脑袋往下按。
   也许是憋了太久没这么爽过,宣大禹没一会儿就射了。
   王治水看到宣大禹正激动,本想着一举拿下,直接骑上去。结果嘴唇刚一离开宣大禹的阳物,还没来得及撤远,就被喷了一脸。
   人生的第一次颜射,都没人给擦脸,好心酸。
   更让王治水心酸的是,宣大禹射过之后心满意足地倒头大睡。
   “嘿!别睡觉啊!事还没办完呢!”
   看来只能自食其力了,王治水这么想着,便又将宣大禹蔫搭搭的家伙拿起来。起初宣大禹还挺抗拒,迷迷糊糊说了几句横话,而后就不管不顾了,视若春梦一样哼哼唧唧,由着王治水摆弄。
   很快,宣大禹的那根又竖起来了,笔直向上,异常坚挺。
   王治水运了一口气,屁股挪到宣大禹的胯下。
   二、三、走你!
   呃……
   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朝王治水袭来,他的身体像离弦的箭一样拔地而起,猛的从宣大禹的胯下抽离,心中鬼哭狼嚎。
   李真真这个受虐狂,还尼玛一个劲地说爽,爽你大爷!
   宣大禹被夹疼了一下,眼睛赫然睁开,疼痛转瞬即逝,他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王治水运了运去,不死心再次尝试。
   One!Two!Three!come-On!Baby!
   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治水就像死在他刀下的那只鸡,仰脖发出沉闷的嚎叫声,不停地深呼吸再深呼吸,呲牙咧嘴、面目可憎!
   好了……就这样吧……就这样吧……王治水对自个儿说,别动了,别尼玛作死了,老老实实待着吧。
   宣大禹先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夹痛感,伴随着王治水的抚慰,这种痛感慢慢消失,由温暖的感觉取代。
   于是,“鸡”就在“窝”里待了一宿。
   王治水痛苦地一宿,天快亮的时候,费力地拿起宣大禹的手机,想撞撞运气,看看这次夏耀有没有给宣大禹发短信。
   结果,还特么的真有一条!
   “你在家不?明个早上我去找你!”
   夏警官,你果然是我的贵人。
   于是,王治水发了一个“在”加无数个“!”过去了。
   宣大禹也非常配合夏耀的作息时间,临近中午才醒过来。
   不出王治水所料,宣大禹醒来之后,昨晚醉酒时回想出的真相在脑海里爆炸,眼珠子瞬间飙红,面部表情无比狰狞。
   “王治水,你特么的给我醒过来!”
   王治水这次确实因扛不住睡着了,被吼醒之后也确实一副虚脱样儿。
   “干嘛?”
   宣大禹薅住王治水的头发说:“我终于回想起来了,你丫真够可以的,竟然用鸡血假冒人血敲诈我的感情!”
   王治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副胜券在握,不慌不忙的表情。
   “这回你还想怎么抵赖?啊?”宣大禹继续粗吼。
   王治水说:“我没想抵赖,那天晚上确实是假的!”
   宣大禹恶狠狠地点头,呲牙恼视间,发现王治水没有一丝悔改的迹象。再把眼睛死死瞪向王治水的时候,发现这孙子竟然厚着脸皮笑了。
   王治水羞涩地笑,“可是昨天晚上是真的啊!”
   宣大禹呼吸一滞,此时此刻才感觉到身下的异样。
   猛的将目光移向身下,才发现他和王治水的别扭姿势,两个人的禾幺.处紧密贴合,而宣大禹的大家伙,还在王治水的“窝”里老实躺着。
   “操!”宣大禹伤势要往外拔。
   王治水一边死死夹着,一边装腔作势地喊。
   “哎哟喂……快出去啊……”
   宣大禹被夹得又疼又爽,又气又销魂,一脑门儿的汗。
   “到底怎么回事啊?”
   王治水说:“昨天晚上你丫知道真相后,非得要替鸡史报仇,然后就跟我动真格的了。大禹,你甭愧疚,我真的一点儿都不后悔!”
   “谁特么愧疚啊?”宣大禹粗喘着,“你丫别较劲,先让我拿出来。”
   王治水羞赧地说:“我也想让你拿出来,可你丫这个太大了!”
   这一夸不要紧,宣大禹的下面更大了。
   “王治水你丫绝对是故意的,这里面绝对又有误会!”
   王治水底气十足地嚷嚷,“有什么误会?我特么屁眼儿都让你丫弄得合不上了,你还跟我说误会!”
   宣大禹一边享受着温暖紧致的束缚感,一边想快点儿挣脱,而王治水就不要命一样的死死夹着,两个人之间进行着一场拉锯战。
   听到门响的那一刻,王治水终于松了一大口气,瞬间放开了“紧箍咒”。
   宣大禹猛的将阳物拔了出来。
   与此同时,夏耀正巧推门而入。
   不偏不倚看到宣大禹从王治水体内退出的一刹那。
   然后,他又石化在门口。
   “那个……我是不是来早了三秒种?”尴尬地摸摸鼻子。
   宣大禹迅速从床上蹿到门口,一把攥住即将出门避嫌的夏耀。
   “妖儿,你听我说,就上次鸡精那事,老子终于弄明白咋……”
   “我也明白了。”夏耀打断宣大禹,“你不应该叫宣大禹,你应该叫宣大忽悠。”
   说完,夏耀潇洒地往外走,绕过玄关处的时候,还挥挥手喊了两声,“拐了,拐了,拐了啊……”
   宣大禹,“……”
 
   156事故频发。 vip (3211字)
 
   八月份的北京,一场又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充斥着人们的生活。通常都是白天万里无云,傍晚突然就电闪雷鸣,暴雨倾盆。
   今天也不例外。
   到了下班时间,一辆黑色的轿车迎着暴风雨,到公安局门口准时蹲点儿。
   隔着被雨水不停洗刷的汽车玻璃,隐约可见里面两张严肃冷、不苟言笑的面孔。四道目光如犀利的冰刀,“刀刃”不停地在门口进进出出的身影上惊险擦过。
   然而,两个营造出紧张氛围的当事人却说着不着边际的闲话。
   “这几天真邪门儿了,老赶在这个点儿下雨。”
   “就是,看夏警官都看不清楚了……”
   “你看那么清楚干嘛?”
   “那个……我的意思是下雨天会阻碍视线,影响我观察夏警官身边那些潜伏着的危险。比如身上有金属物易遭雷劈,鞋面太滑容易摔倒之类的。”
   “……”
   “我发现日久生情这个词说的真对,我每天和夏警官朝夕相处,都有感情了。”
   “你拉倒吧!你什么时候跟夏警官朝夕相处了?袁总明确警告过不能在夏警官面前暴露身份,你近身都没近身过,哪来的朝夕相处?”
   “那……那眼神交流不是交流啊?”
   “你什么时候跟他眼神交流过?你要真跟他眼神交流了,他不是早就把你认出来了?”
   “得得得,我不跟你争论这些了。”
   “说点靠谱的,你说为什么这几天袁总要亲自往这跑一趟?”
   “大概是因为下雨,怕咱盯守不利,出什么岔子吧?”
   “以前多危险的环境咱都单独出过任务,也没见袁总这么操心啊?”
   “这……难道是小田拉高了袁总看人的标准?”
   “没准。”
   “你说今天袁总还会来么?”
   “今天肯定不会来了,你没听说么?咱公司要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今天晚上有个特别重要的饭局,就是商讨这件事的。”
   “是哦,这个点儿都该开饭了,应该不会……”
   “呃……我貌似看到袁总的车了。”
   “……”
   袁纵的车和两个副手的车的唯一区别就是,袁纵的车在门卫师傅那“备案”过,可以直接开进大门,开到办公楼底下。
   夏耀和小辉有说有笑地从办公大楼走出来,看到袁纵的车又候在外面,再跟小辉说话立刻就心不在焉了。
   “投胎真是个技术活儿。”小辉不由的感慨,“我这连伞都没带,接您的车都开到台阶下面了。”
   夏耀笑着把车钥匙抛给小辉,“别挤公交了,开我的车回去吧。”
   “成勒!那我把张田拉上。”
   夏耀没有直接上车,而是打着伞走到驾驶位的车门处,敲了敲车玻璃。
   袁纵假装没听见,侧脸很酷。
   “刚才我同事夸我们家大粽子特别贴心。”
   冷面阎王甩了夏耀一个不耐烦的眼神,“别贫了,快点上车吧。”
   夏耀哼笑一声,“还不好意思了。”
   上车之后,袁纵迟迟没有启动,夏耀也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就自顾自地玩手机。等车开动的一刹那,袁纵的脸突然就沉了下来。
   这一路,夏耀无论和袁纵说什么,袁纵的脸都和天气保持一致。
   后来夏耀意识到问题出在哪了,平时赶上阴天下雨,袁纵过来接,夏耀上车都会表示一下,今儿一疏忽就给忘了。
   急忙补上一吻,瞬间雨过天晴。
   外面风雨雷电,车内却洋溢着简单的宁静与幸福。
   一个人专心致志地开车,一个人自顾自地玩着手机,偶尔放一段音乐,读一个小段子,连堵车都因为能来个“小互动”而变得没那么焦灼。
   就在车拐过最后一个弯,马上就要到家时,夏耀的手机突然响了。
   “有紧急任务,我还得回去一趟,要不你先回家做饭吧,我再打一辆车去。”
   “不着急,我开车送你过去吧。”袁纵说。
   到了事发地,已经有两辆警车停在那了,夏耀让袁纵把车停在稍微远一点儿的地方,套上一件雨衣就跑了出去。
   另一辆车也开了过来,不用袁纵吩咐,里面的两个保镖迅速朝夏耀的方向跟了过去。
   即便知道万无一失,袁纵还是下车走到可保护的最远距离处,悄悄盯着那边的状况。他嘴上不提,心中极度有原则,要在夏耀安全前提下给他足够的人格尊重,公私分明。夏耀工作时怎么被雨淋他都不插手,一旦到了私人时间,绝不让夏耀沾到一丁点的雨水。
   夏耀跑到群殴现场,和其他警察一起维持秩序。
   在不停的缠斗和叫骂中,警察们大致了解了情况,争斗双方是农民工和承包商请来的安保人员,争斗缘由就是农民工讨薪问题。
   混乱的场面并没有因为警察的到来而有所缓解,安保人员仗势欺人,相当猖狂,农民工群情激奋,玩命反抗,矛盾愈演愈烈。
   钢管、木棍胡抡乱砸,砖头、酒瓶四处飞溅。
   好几个警察都受伤了,夏耀管得最凶,却毫发无伤,好几次感觉砖头都飞到跟前儿了,莫名就躲过去了。雨下得大,场面又混乱,夏耀顾不上看是谁帮的忙了。
   终于,在又一批警察过来援助后,场面得到控制。
   涉事的两队人马有七八十人,其中主要责任都在安保人员这一方,实在是太猖狂了。好几个警察都是他们打伤的,被押上警车的时候还在朝农民工说脏话。
   在这帮孙子吵吵的过程中,夏耀偶然听到有人提到“黑豹特卫”。后来瞧这些人的身段、作风,感觉里面有一大部分人甚至全部都是从黑豹特卫请来的。
   七八十人全部被押上警车,扭送到局子里。
   大队长临时派遣了几个负责人,夏耀不在其中,就回了车上。
   上车之前还在跟小辉、副队他们操爹骂娘,气势汹汹的。一到车里,隔绝了外面的混乱,立刻各种委屈各种抱怨。
   “身上都湿了,鞋里全是泥汤子,你瞅瞅么……”
   这会儿天已经黑透了,外面又这么大雨,根本看不到车内的情景。袁纵就把夏耀身上的衣服全给他脱了,先用保
 
_分节阅读_95
 
温杯里面的热水洒在毛巾上,给夏耀擦了一遍身体,又用干毛巾给他擦了一遍。
   夏耀感觉袁纵衣服也是湿的,忍不住问:“你这身上怎么也湿了?”
   “你刚才进来的忒急,蹭了我一身的水。”袁纵说。
   夏耀扼住袁纵晃动的手臂,问:“知道刚才闹事的人都是哪来的么?”
   “哪来的?”
   “黑豹特卫的!”夏耀又是一乐,“你说他们是不是破罐子破摔了?”
   袁纵却没有这么乐观,不仅如此,心情还笼罩上一层雾霾。
   夏耀兴冲冲地说:“闹吧,接着闹吧,再这么闹下去他们就彻底玩完了。”
   刚说完,外面突然有车灯一亲,袁纵一把圈住了赤身裸体的夏耀。
   夏耀忍不住骂:“哪个孙子朝咱们打灯啊?”
   袁纵脸阴沉沉的,给夏耀擦头发的动作突然粗鲁起来。
   夏耀脑袋差点儿让袁纵薅下来,忍不住嚷嚷道:“小点儿劲成不成啊?要不然你把毛巾给我,我自个儿擦!”
   袁纵一把把毛巾扔到夏耀脸上。
   “你就招人吧你!”
   夏耀恼火,“我怎么招人了?”
   袁纵不说话,直接坐到驾驶位将车启动。
   夏耀不依不饶地追问。
   “袁纵你丫把话说明白点儿,我到底怎么招人了?我招谁了我?”
   “你丫不会还以为豹子是我铁粉,为了哄偶像高兴,才在我管辖范围内犯事的吧?”
   “他又不是傻子!”
   “他们黑豹特卫以前就总挑事儿,因为有人兜着就没捅出来,现在兜不住了,才会频频出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袁纵,我在跟你说话!”
   “哼哼……这是你严重不自信的表现。”
   “呃……”
   汽车突然轧上一个水坑,夏耀差点儿从车座上颠下去。
   袁纵从后视镜里扫到夏耀因重心不稳匍匐向前的模样,特别想在他那撅起的屁股上甩两巴掌。
 
   157真土豪。 vip (3707字)
 
   回到家,看到门是锁着的,夏耀条件反射地紧张起来。
   “袁茹还没回来啊?”
   袁纵说:“我给她报了一个进修班,全封闭管理的,没有特殊原因不许离校。”
   “你还真打算把她送出国啊?”夏耀意外。
   “出不出国另说,先得让她学点儿东西,不然满脑子都是男人的那个玩意儿。”说着还捏了夏耀的雀雀一下,“就跟你一样。”
   夏耀解释的将袁纵的手打掉,呲牙瞪眼,“谁跟她一样啊?”
   “不说了,我去做饭了。”
   “我跟你一起去。”
   路上还吵吵给不停的两个人,回到家又好得跟什么似的。现在夏耀也能帮着忙活一点儿了,有时候洗洗菜,有时候拍拍黄瓜,今天还做起汤来了。
   “尝尝咸淡。”夏耀舀了一勺递到袁纵嘴边。
   袁纵边吹边问:“你自个怎么不尝?”
   问完吸溜一口,眼神挺意外,“调得不错么,味道正合适。”
   夏耀嘿嘿一乐,“我就想听你夸夸我。”
   做好之后,袁纵将饭菜端上桌,夏耀先去喂鸟。
   一走到阳台,两只小黑鸟就在笼子里嘣哒起来。
   “想我没有?”
   “想我没有?”
   “……”
   一声一声比嗓门一样的重复问,夏耀先把自己配置的鸟粮放到鸟笼子里,然后一左一右地认真应和。
   “想你了。”
   “也想你了。”
   吃过饭,洗完澡,又到了夏骚包的闹妖时间。
   袁纵憋了一泡尿起码打算清空,夏耀偏不让,猴一样地蹿到袁纵身上。两条腿使劲夹着他的腰身,臀部蹭着他的小腹,一个劲地跟那“挤尿”。
   袁纵只能挂着这么大个碍事的家伙去解决。
   夏耀听着身下的水声,恶趣味地调戏袁纵的嘴唇和耳朵,每调戏一下,水流就会变小或者戛然而止。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