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678彩票注册官网 2019-01-10 09:06 的文章

那天你绑架袁茹的事该给个说法

,不然一只手就把把你撂倒。你喜欢袁纵我早知道,你私底下爱怎么意淫怎么意淫,我管不着也管不了。但是你丫明目张胆地占便宜就不行!有本事你先把他抢走再亲,想亲几口亲几口,没那个本事就管好你的嘴!”
   田严琦整理了一下被扯乱的衣服,目光定定地注视着夏耀泛肿的手背,问:“你那手没事吧?”
   夏耀眼神中的锐度减缓了许多,仍旧没好气地回斥他。
   “操,都尼玛打完了还问?!”
   田严琦没吭声。
   夏耀看田严琦一直在摆弄耳旁的纱布,语气又变了变。
   “我跟你说田严琦,你现在一举成名,去哪都能混得不错,我完全可以强令袁纵把你赶出公司我为什么没这么做?就是因为我尊重你,我真心实意把你当哥们儿。你要是敢跟我玩阴的,我绝对让你丫死无葬身之地!”
   田严琦沉默了半晌才淡淡开口。
   “我要是真想玩阴的,早就给袁总下点药把他骗上床了。”
   夏耀锋利的视线朝田严琦脸上割去,“嘿,你丫还真有这个想法是么?”
   “一直在幻想,从未敢尝试。”田严琦说。
   夏耀气得牙痒痒,“我就烦你这种讲大实话的人,不跟你急吧心里窝火,跟你急吧显得我多没度量似的!”
   田严琦笑着坐到夏耀身边。
   “滚一边去!”夏耀一脸嫌恶的表情,“甭往我跟前凑,说你丫几句就要把钱还我,我特么缺你那俩钱儿?”
   田严琦禁不住感慨,“夏警官,我心里真挺服你的。”
   夏耀斜睨了他一眼,“少用这种话说服我同意你当小的,没戏,咱这后宫不缺人,伦家一人顶三千!”
   田严琦哈哈大笑几声,心里的滋味甭提了。
   怎么就碰上这么个难对付的?
   田严琦恨不得夏耀是那种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伪君子,如果真是那样他也下得去手。结果碰上这么个心胸豁达还对他有恩的完美男人,无法走旁门左道只能迎着风浪一直前,就算是输也输个漂亮!
   夏耀看到田严琦目光烁烁,忍不住一呲牙:“你丫还来劲了是不?!”
   田严琦笑了笑没说话。
   夏耀突然将他的肩膀搂过来,问:“你那天亲了他几秒钟?”
   “就一秒!”田严琦说,“然后袁总直接把我扔给那几个教官了!”
   夏耀毫不客气,直接甩一句。
   “干得漂亮!”
   田严琦气不得恼不得,只能默默地当个阿Q自我疗伤。
   夏耀又问:“亲的时候什么感觉?他脸软和么?”
   “不软。”田严琦实话实说。
   夏耀狞笑,“怎么没把你丫门牙硌碎两颗呢?”
   ……
   和田严琦勾肩搭背从房间出来之后,田严琦继续去找那位一直在等他的学员,夏耀火速冲进袁纵的办公室。
   瞬间撕去仗义纯爷们儿的伪装,进去就一通小报告。
   “田严琦打我!”
   袁纵拧眉注视着他,“打你哪了?”
   夏耀把裤子挽起来,衣服下摆撩起来,领口敞开……每一处都给袁纵指出来。
   袁纵二话不说,开门就往外走。
   夏耀赶忙将他抱住,拼尽全身力气拖拽回来。
   “你怎么不问问原因就去找他算帐?”
   “无论以什么原因打你,都该死!”袁纵铁青着脸说。
   夏耀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啊!抱着袁纵爽快大笑。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真的!”
   不过话说回来,袁纵又把目光投向夏耀。
   “你是不是自个儿去找不痛快的?”
   夏耀那张脸嗖的一下就冷了,“我去找不痛快?我操!你听听他说了什么。”拿出揣在衣兜里的录音笑,把刚才那一段对话回放。
   “这回你确定他喜欢你了吧?”
   袁纵没注意田严琦说了什么,只听到夏耀那句“咱这后宫不缺人,伦家一人顶三千”,忍不住狞笑两声,手扒着夏耀的臀瓣一把将他揽进怀里。
   “你说说,你怎么就一个人顶三千了?”
   夏耀但笑不语。
   “是不是你太馋了?”袁纵贴到夏耀耳旁粗声说,“你一张跟顶人家三千张,我喂饱你一个人都够呛,是吧?”
   夏耀一拳扫在袁纵小腹上,佯怒道:“少特么给我扯开话题,跟你说正经的呢,以后和他保持距离,听见没?”
   袁纵沉声道:“就算不保持距离,他也跨不过来。”
   夏耀突然来了兴致,小言了一把。
   “假如没有遇见我,你会爱上他么?”
   袁纵直言道:“我会像前面三十二年那样过。”
   夏耀眯起眼睛,狠狠地陶醉了一番。
   “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
   说完踮脚在袁纵跟上亲了一口,亲得特别柔情四溢,亲得袁纵心都飘起来了,在高空中悬着落不下来。
   “可我不放心。”袁纵说。
   夏耀嘴角抽了抽,“你有啥不放心的?”
   “我严重怀疑你是一只给根萝卜就会被骗走的小贱兔子。”
   夏耀噗嗤一乐,“瞧你这话说的,我是那样的人么?”
   “你不是么?嗯?”袁纵边说边磨蹭着夏耀的痒处。
   “哈哈哈……别闹……哈哈哈……”
   中午一点多钟,豹子正在午睡,突然一阵阿砸抢烧的声音闯入耳中。
   三辆无牌照的车横在公司门口,四五十人从车上下来,直接砸门而入。
   此时正是午休时间,领导们游离在外,员工们大部分都在宿舍休息。轮流值守的保安拢共不到十个人,还有六七个在值班室打牌……
   四五十个人闯入之后,先拉掉电闸,导致正在运转的机器直接短路烧坏。然后又在公司主楼一顿打砸,玻璃、宣传栏,精美的壁画全部砸了个粉碎。接着又闯入大楼内,打砸里面的办公设备,连前台服务的电话都给砸了。
   情况来得太突然,黑豹特卫一点防备措施都没有。
   几个滞留在大楼内的保镖根本拦不住四五十号人的凶狠攻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价值几百万的水晶吊灯在地上摔个稀烂。
   副管理员闻声跑出来,对着打砸的人群高声喝止,结果非但没用,脚腕还被炸裂的暖壶内胆割了一个大口子。
   “你们是谁啊?凭什么乱砸东西?”
   这边的副头儿扬言道:“我们是政府的一支特殊队伍。”
   “证件呢?”副管理员怒声质问。
   副头儿狞笑一声,“证件?还是不拿了,别吓着你们!”
   “少特么诈唬人,再这么砸我们报警了!”
   “报警?”副头儿哼笑,“报啊!现在就报!你看看警察敢不敢管!”
   说完,猛的一挥手,“给我往死里砸!”
   黑豹特卫向来在行业内横行霸道,即便处在风头浪尖上,照样敢在街上袭警。什么时候受过这份气?起来阻拦的工作人员眼珠子都逼红了。
   夏耀一身黑装,霸气十足地从杂乱的人群中穿行而过,踩着玻璃碎片,直奔六楼的一个房间走去。
   “对不起,没有总经理的指示,您不能……”
   夏耀独臂一挥,直接将碍事的“门神”甩到旁边,一脚踹开两道防盗锁的门,迈着凛然的大步闯进了豹子的办公室。
   豹子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外面都砸成这样了,他依旧躺在床上闭目休息。
   直到一张英气逼人的面孔出现在头顶上方,豹子才值得将眼皮撩开。
   
   148你丫眼神真好! vip (3135字)
   
   “这么大排场?”豹子戏谑道。
   “老子就是来抄你家的!”
   夏耀明目张胆地在豹子办公室一通打砸,那些豹子心爱的摆饰玩物,他的私人收藏,以及办公桌抽屉里的重要文件,全都以碎片形式呈现在地面上。
   豹子冷眼旁观这一切,反而用炽热的视线注视着夏耀抡起棍子时那英姿飒爽的身段。
   “你体力这么好,一定让你家男人特别爽吧?”
   “那就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了!”
   说完,夏耀手中钢管狠狠地朝豹子身上抡去,豹子灵活地闪躲,钢管砸在实木的床上,硬生生地塌陷一块。
   豹子从床上翻身而起,双脚稳稳砸在地面上,手臂用力 一圈,将夏耀半个身体箍进怀里。
   “想整容么?”豹子盯着夏耀的眼角说,“给你介绍一个韩国的整形医院,大牌明星的御用医院。”
   夏耀冷哼一声,手指狠戳着豹子的胸口
   “少拿这种态度来掩饰你的肉疼,外面砸成那样,我就不信你能安安稳稳地站在这和我说这种不痛不痒的话!”
   豹子突然就被夏耀狠戳自个儿胸口的动作给萌到了,再配上那凌厉的小眼神,挑衅的小嘴角,扭曲成撒娇也不为过。
   “我确实肉疼,但我觉得赔个几千万买你一炮也值了。你说,咱关上门轰轰烈烈地来一场,配上外面的腥风暴雨,滋味该有多爽!”
   夏耀瞬间黑脸,冷硬的钢管往豹子胯下抡去,上演了一场出色的自卫反击战。
   豹子其实就是逗夏耀玩玩,以前没觉得这人特别有意思,自打夏耀替袁茹出头了以后,豹子就对夏耀产生了浑厚的兴趣。
   夏耀看穿了豹子的心思,停手抛过去一个冷眼。
   “别花那冤枉钱了,你那一炮根本不值几千万。”
   豹子饶有兴致地看着夏耀,“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那根忒细,没战斗力。”
   豹子哈哈大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从你的五官看出来的。”夏耀直言不讳地说。
   豹子又笑,“你这是在间接地否认吴彦祖么?”
   夏耀冷哼一声,没说话。
   “你早晚会有机会收回这句话的。”豹子语气笃定。
   夏耀没工夫陪他逗闷子,“那天你绑架袁茹的事该给个说法了吧?”
   豹子叹了口气,“夏公司,你说你挺好的一个孩子,瞎掺和袁老枪的事干嘛?今儿我心甘情愿让你砸,是赔你个心里痛快。至于说法,你就甭费那个心了,你讨也讨不走!”
   “是么?”
   夏耀刚说完,门口就传来一阵剧烈的响动,跟着六个壮汉被押进屋。这六个人就是当天企图侵犯袁茹的那六个,此刻全被五花大绑。
   “你说,如果我把这六个人脱逃了悬在窗户外面,来一场日光浴怎么样?”夏耀说。
   豹子脸色变了变,打砸抢之类的他都不会计较,黑豹特卫最不缺的就是钱。但是羞辱员工这种事,是在他的忍受范围之外的。毕竟认识豹子的人都知道,他最大的个性就是护犊子。
   “夏公子,这么干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夏耀冷哼一声,“正好给你们公司炒作炒作,让这公司其他员工和路过的行人也见识一下他们的风采。”
   说完,猛的一击掌。
   “条幅拉起来!”
   而后,在豹子阴鹜的目光注视下,直接将这六个壮汉扒光,一丝不挂地绑缚着悬在窗外。六个窗口一字排开,脚下是一
 
_分节阅读_89
 
条横着拉起的条幅。
   “奸淫妇女——且看六个真性情的爷们儿如何展示他们的傲人风姿。”
   这种事私下说很HIGH,但是一旦摆到公众的目光下,男人的尊严瞬间就扫地了。一二点正是日头足的时候,比太阳更炽烈的,是众人火辣辣的目光注视。
   长达两个小时的“裸体秀”,如此浩大的挎,竟然没有一辆警车过来围观。
   站在窗户前,看着夏耀的车扬长而去的靓影,豹子的嘴角咧开一个冷笑。
   夏小妖,你够味儿!
   ……
   其后的几天,夏耀又过上了被人盯梢的日子,尾随他的车不是别人的,正是豹子的。豹子比曾经的袁纵还要闲,夏耀出现在那个地方,他的车就会准时潜伏在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