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678彩票注册登录 2019-01-10 08:50 的文章

这会儿突然就软榻下来这会儿突然就软榻下来

笑的么?
   夏耀呆愣了片刻,猛的呛出一声吼。
   “那玩意儿也是有保质期的啊!!!而且那么贵!!!你丫平时舍不得吃不舍得穿的,怎么舍得把钱糟践在这上面啊?”
   “糟践不了。”袁纵一字一顿地说,“保质期内全能用完。”
   那霸气凛然的目光,那沉稳淡定的唇角,残忍地向夏耀下了一个铁的保证书:老子积蓄能量三十年,还搞不定那几箱润滑油?
   夏耀刚才还在袁纵脖颈间飞扬跋扈的手,这会儿突然就软榻下来,懒懒地垂在袁纵的衣领前。脑袋也耷拉在袁纵的后脖梗上,整个人如癞瓜一样地粘靠在袁纵的后背上。
   “前两天我去医院复查了,医生说我这两根大骨头长歪了,这辈子都好不了了。”
   袁纵幽幽地回一句,“她没说你心眼儿也长歪了么?”
   “操!”
   
 
_分节阅读_74
 
夏耀立刻撒回搭在袁纵肩上的手,在袁纵结实的臀部耍了一组连环拳。
   那一拳能把小瘪三儿干晕的力道,对袁纵就像按摩一样。袁纵依旧稳立在案板前,铛铛铛切着菜。
   夏耀扫到袁纵手里的刀,突然觉得有点儿眼熟,刀柄和刻纹都一样,就是刀身看着削薄了很多。夏耀记得清清楚楚,上次他去超市选刀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种样式。
   “你这刀是冒牌货吧?”忍不住问。
   袁纵说:“这就是你送我的那把。”
   夏耀语塞,我送你的那把?我不是搁家了么?好吧……自打他跟袁纵和好,就没再关注这个东西,不知道袁纵什么时候拿回来的。
   可是……那把刀不是坏了么?
   “你不会又新配了一个刀身吧?”夏耀为袁纵的用心偷偷感动着。
   没想到,让他感动的还在后面。
   “刀身也没换,重新打磨了一下,现在拿在手上轻巧多了。”袁纵说。
   夏耀不敢置信地拿过来看了一眼,果然刀身上才明显打磨的痕迹,没有新刀那么光滑锃亮。之前自己看到的破损的刀刃已经被磨下去了,整把刀短了一截,新刀刃锋利如初。
   夏耀心脏抖震,这得下多大工夫啊?他想都不敢想。
   然后话也不说了,就那么从后面抱着袁纵,下巴费劲地戳在他的肩膀上,默不作声地看着他做饭。
   袁纵笑话他,“我不就抱了人家一下么?瞧把你酸的。”
   夏耀哼了一声,没说话。
   袁纵怕油烟子呛到他,就说:“去,到你屋看看。”
   “我屋?”夏耀挺诧异。
   袁纵说:“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夏耀进去的时候还在想,顶多是袁纵腾出一个房间留给自己来住,就成了名义上的他的房间。结果等他推门进去,才发现这真的就是他的房间。
   装修是他喜欢的风格,家具是他喜欢的样式,大床是他喜欢的和软度,床上用品是他喜欢的布料……
   打开衣柜,里面挂着他喜欢的衣服;走进卫生间,搁物架上的日用品全是他喜欢的牌子,整整齐齐地摆在那。
   完全不是夏耀曾想过的同居,一切都需要磨合和适应。这里完全就是一个由着他撒野耍浑的家,每一个角落都打着他的烙印。
   夏耀坐在床上,幽幽她叹了一口气。
   这是逼我用完那几箱润滑油的节奏啊!
   袁茹提前被袁纵支开了,晚上住在闺蜜家。
   于是家里就成了两个爷们儿随便折腾的地方。
   袁纵仰靠在夏耀房间的那张大床上,夏耀就从一面墙蹿到另一面墙。中间经过这张床,脑袋直接顶在袁纵的裤裆上,双手腾空翻过去,然后再从另一面墙助跑继续翻。
   每一次脚掌落她,都会换来大鹩哥的一声“好!”。
   这声“好”听着就像老北京唱大戏时底下观众的喝彩声,字正腔圆又滑稽。
   相比之下,小鹩哥就是瓮声瓮气的“呱唧呱唧”,偶尔还会莫名穿插一段“嘎嘎嘎”的笑声。
   夏耀这么来回折腾,其实就是为了逗鸟。
   袁纵目光烁烁地扫视着他,嘲弄的口吻说:“我怎么觉得您这骨头不像长歪了的?”
   夏耀先是一顿,而后嘿嘿笑了两声。
   “你对我负责,我也得对你负责。”
   袁纵完全不理解熊孩子的神逻辑,于是当夏耀的脑袋再在他裤裆上“着陆”时,一把将他抄了下来,使劲拧在怀里。
   “你跟我说说,您这是怎么个负责法?”
   夏耀喘着粗气说:“锻炼体啊!我把身体锻炼好了,也是为你造福啊!你看你都把润滑油、药什么的准备全乎了,我能为你做的只有保持一个最好的状态。”
   袁纵越听这话越别扭,他可不认为夏耀如此大费周折只是为了奉献,没一个男人有这种自觉性。再说了,被爆菊也用不着这么卖力啊!
   “你把话说明白点儿。”袁纵盯着夏耀。
   “我说得还不够明白么?等我过两天去医院复查,如果没问题咱俩就可以把事办了。你一次我一次,你的话我就不担心了,我这不是怕自己满足不了你么?”
   袁纵微敛双目,“你一次我一次?”
   “不然呢?难道都让你来?别扯了,我这根JB留着干嘛用?我跟你说,前些天我都没想留你的份儿,不然给你穿那么紧的内裤干嘛?就是想给你丫勒出个前列腺炎来!”
   袁纵心中狞笑,行,夏小妖,你看我那天不干死你!
   夏耀看袁纵眼神不对,急忙又补一句,“当然,我可以让你先来。”
   袁纵爽快答应,毫不含糊。
   “如果我干了你之后,你还能起来干我,老手跪地上让你操!”
   夏耀被袁纵激起浓浓的战斗欲,胸口热血沸腾,当即与他对击一拳。
   “这可是你说的!”
   “我说的。”
   袁纵一脸的广告词——就是这么自信!
   而后,夏耀又去冲了个澡,洗完澡之后靠在袁纵的肩膀上玩手机。
   大叔偶尔也会小孩心性,尤其怀里躺着一个小贱肝儿的时候,也会忍不住捏捏他,抽两把,划一下手机屏幕。
   “你烦不烦?”夏耀炸毛了。
   袁纵使劲搂着他,两只大手攥住夏耀的手,强行把控着他的手机。
   “你说你想看什么.我帮你点。”
   夏耀想了想,说:“军事。”
   没一会儿,房间里响起温馨的抱怨声。
   “你瞅瞅你这个大手指头,让你丫点这个,你一下点两个下去了!!”
   睡觉前,夏耀跟袁纵说:“周末陪我跟哥们儿一起吃个饭坝。”
   “又是宣大禹?”一提必脸黑的人。
   夏耀说:“我已经跟他说请楚了,他就那个脾气。你跟我在一起,总得试着接纳我的朋友吧。”
   现在夏耀跟宣大禹那晚的误会结请了,他的胆儿又肥了,迫不及待想把自个的男人拿出来显摆。
   到时候一拍桌子,看看爷的品味,再瞧瞧你们找的货色!
   袁纵没说什么,算是答应了。
  
   131保证亏待不了你。 vip (3691字)
  
   自从上次刘萱从彭泽家中暴走后,两个人一直处于冷战状态。
   彭泽也曾低声下气地去解释过,去求过,可刘萱总拧巴着不肯原谅他。彭泽好歹是个贵公子哥,吝辈手没受过谁的气,刘萱架子端得太高,他也有点儿消化不了。
   所以这些天彭泽情绪极差,时不时就跑到李真真这发泄。
   “你怎么又来了?”李真真已经谁备睡了。
   彭泽二话不说,把人拽到床上就扒裤子开干。
   李真真再银荡也有个底线,彭泽老这么不清不楚地跟他搞,每次都带着强迫性质,他心里能不窝火么?
   “彭泽你什么意思?咱不是说好以后没关系了么?”李真真推搡着彭泽。
   彭泽完全不理会他的反抗,直接把手伸到李真真的大白腿上,如饥似渴地摸抚掐弄着,眼睛眯着发出灼人的喘息声。
   “我草,真尼玛滑溜……”
   李真真让他摸得扭腰乱哼,却依旧绷着脸不肯屈从。
   “你丫有女朋去怎么不去搞?整天跟我折腾什么劲儿啊?”
   彭泽口是心非,“她要是让我搞,我特么还能找你来么?”说完往李真真枕头边上甩了好几沓钱。
   李真真恼羞成怒,“拿着你那俩脏钱儿麻利滚蛋!”
   “哟,您还清高起来了……”彭泽一根手指直接捅了进去,在紧致的甭道里粗暴地穿梭,“丫每次逛街拿的是谁的卡?你这一身的名牌都特么哪来的?卖够了跟我这装纯来了,当初谁特么接个吻都伸手要钱?”
   李真真当初的确是奔着钱去的,年轻小伙,长得又漂亮,谁没个虚荣心?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沦陷了,感情越玩越真,钱所带来的满足感也越来越低。
   以往彭泽只要摸几下,李真真就扛不住了,今儿可能话说得太过了,都已经硬起来了还在彭泽身上玩命地踢踹着。
   彭泽一巴掌抽上李真真的小肉臀,粗声道:“她没你贱,没你骚,没你丫操着带劲,爷就好你这一口,这么说成了吧?”
   李真真依旧不肯就范,眼角水雾氤氲。
   彭泽突然就软了,趴伏在李真真地耳边,幽幽地说:“我真的特别想你……”
   李真真还未分辨出这句话才多少可信度,一个异物就冒然闯入体内。撞击带来的电流麻痹着大脑皮层,理智被层层肢解,再谈一切都是枉然。
   一顿“大餐”过后,彭泽开始小酌这不清不楚的滋味。
   李真真每次射完精之后,都会有一段淡然期,无欲无求,眼神飘忽,异常地安静。每当看到他褪去牙尖嘴利后的迷茫态,彭泽的心都会莫名的松软。
   夏耀的电话恰巧这时打过来了。
   爽口答应了饭局,结果再给刘萱打电话时,又是故意挂断。
   “真特么受不了!”
   彭泽抱怨一声后,径直地从阳台走入屋内,手在李真真绷直的小腿上摸抚了几下,直说:“明晚有个饭局,陪哥一起去呗。”
   “为什么叫我?”李真真完全不感兴趣的模样。
   彭泽说:“人家都拖家带口的,就我一个人耍单儿,多跌份儿啊!那丫头不乐意去,你就替她过去凑个数,陪着一起热闹热闹。”
   听到“凑个数”三字,李真真眸色渐冷。
   “不去。”干脆的两个字。
   彭泽说:“你不是一直说妖儿看不起你搞男人么?这次他也带了男人过来,你可以趁机挤兑挤兑他啊!”
   “他有男人了?”李真真微敛双目,“你指的是袁纵么?”
   彭泽挺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李真真哼笑一声,“有我不知道的事么?他已经追夏耀很久了,也就你们俩二货以为他是替他妹牵线的。我拿眼睛一扫,就看出谁是正主儿了。”
   “对,明天他也过来。”
   李真真立刻改口,“那我去!”
   夏耀给宣大禹打电话的时候,宣大禹正在解大号,王治水把电话接了。
   “晚上一起吃个饭,有空没?”
   夏耀听着声音有点儿不对劲,便问:“你不是宣大禹吧?”
   王治水用一种宣誓主权的得瑟口吻说:“我们家大禹解手儿呢。”
   夏耀腹诽:不是说喝醉酒乱来,没动真格的么?怎么又住到一起了?
   “那个夏警官,我能一起去么?”王治水问。
   夏耀故意逗他,“可以,就势把上次从我这拿的我和我包一并带过来。
   王治水干笑两声,“那我就你就当随礼了吧。”
   “随谁的礼?”夏耀问。
   王治水大喇喇地说:“我跟大禹的啊!我随你的礼,你也得随我的份子,有来有往,所以您还得把那钱还我。”
   王治水眼晴一瞪,呵!今儿夏警官的脑瓜怎么这么好使了?
   不过好脑瓜不如二皮脸,王治水又说:“夏警官你这么说就有点儿不厚道了,我们家大禹送了你多少东西啊?你好意思跟我要钱么……”
   “他的钱是他的钱,你的是你的,你一个爷们都没法经济独立,你好意思么你?”
   “你好意思跟我要钱我就好意思不独立。”
   终于换来夏耀笑骂一声。
   “孙子!”
   王治水嘿嘿一乐,“我会和大禹说的。”
   过了一会儿,宣大禹从卫生间出来,王治水朝他说:“夏警官说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他要把他男人隆重地介绍给咱们!”
   宣大禹自动忽略“咱们”这俩字,只跟“他男人”仨字较真。
   “不去。”
   王治水说:“我已经答应了!“
   “谁特么让你瞎答应的?”宣大禹暴怒。
   王治水弱弱的,“可是已经答应了,你要是再反悔说不去,就好像你输不起似的!”
   宣大禹
 
_分节阅读_75
 
咬牙切齿,直想抽王治水。
   “那个……夏警官说让我也一起去。”
   宣大禹又吼,“你干嘛去啊?有你什么事啊?”
   “给你撑门面啊!”王治水特别自信地秀了一下他的重金属吊丝范儿。
   宣大禹一脸黑线条,“你特么是去给我撑门面还是栽我面儿啊?”
   “反正夏警官请我了,你可以不去,但是你不能阻止我去。”
   宣大禹点头,“行,你爱JB去不去,反正咱俩没关系,到时候我就当不认识你。”
   王治水没说什么,一溜烟跑进衣帽间,把那些被宣大禹扔了无数次却又被他捡回来的“潮服”抖落出来,一件一件往身上套。虐待自个儿的眼睛还不够,还非要跑出来刺激宣大禹的视神经。
   “我这一身怎么样?够炫么?”
   宣大禹简直不忍直视,“不够炫,够悬。”
   没一会儿又一身杀马特风飚出来了,(,这身呢?”
   “你赶紧离我远点儿。”
   “我配这条围巾怎么样?”
   “你看我这双鞋,还是从鼓楼大街的二手店淘换来的,三十块钱一双,还是名牌呢,款型多好啊!”
   “……”
   耳朵和眼睛饱受虐待长达半个钟头后,宣大禹终于爆发了,拎着王治水的衣领就往外面拖。王治水以为宣大禹要把他扔出去,死死抱着宣大禹的胳膊不撒手。
   结果,宣大禹只是把他塞进了车里,自己打开旁边的车门坐了进去。
   “干嘛去?”王治水问。
   宣大禹铁青着脸说:“给你丫倒腾一张像样的皮去!”
   王治水得了幸福还臭美,“你不是说你是你,我是我,到时候装作不认识么?那你还这么关心我的形象干嘛?”
   “我不想恶心自个不行么?!!!”
   王治水没脸没皮地嘿嘿笑。
   夏耀最近的好事一个接着一个,先是和宣大禹的误会结清了,然后在感情方面得到朋友的认可,紧接着又收到一条好消息,他的警衔要晋升了。
   夏耀开车在路上,美得腿都颠儿起来了。
   我最近怎么这么顺呢?我怎么这么走运呢?老天爷怎么这么稀罕我呢?
   心中有一种“众人皆愁我独爽”的快感。
   袁纵从训练馆走出来的时候,夏耀刚好从门口开车进来。
   车门打开,一身耀目英挺的制服映入眼帘,肩章熠熠生辉,光芒反射到夏耀脸部的轮廓上,勾勒出一张盛气凌人,潇洒冷傲的面孔。
   夏耀大步走到袁纵面前,站定,挑起一个嘴角。
   “一级警司,凭实力选升的。”
   袁纵心中替他骄傲,嘴上却依旧不痛不痒地调侃着。
   “小样儿。”
   夏耀假模假式地叹了口气,“哎,这么活着真没劲,忒特么顺心如意了,也不给我来点儿挫败感调剂调剂。我跟你说,我现在都想让你把我弓虽.暴了,给我人生划上阴暗的一笔。”
   夏耀在众人眼中为人低调,多大的事都不拿出来声张,这么得瑟这么二的话也就只有在袁纵面前才说得出口。他就是笃定袁纵在他复查前不舍得冒然下手,才趁着最后可以得瑟的时机好好调戏一下。
   “你来干我啊!来啊!”夏耀邪恶地笑。
   袁纵歪着头斜视着夏耀,“你是怕我干不动,才这么激我的么?”
   夏耀继续逗闷子,“话说,我还真有点儿担心你,你行不行啊?不行换我光来吧,省得到时候还得下跪。”
   袁纵大手扣在夏耀后脑勺上,一把将他拉至身前,鼻尖顶着鼻尖。
   “保证亏待不了你。”
  
   132六个爷们儿一台戏。 vip (3079字)
  
   宣大禹一口气给王治水买了好几套衣服,换上之后整个人的气质马上就提升了。
   车停在一个大酒店门口,王治水先走了下去。宣大禹把他的旧衣服揉吧揉吧塞一个塑料袋里,趁着王治水打量酒店之际快速朝垃圾桶走去。
   结果,还是被王治水那只“天眼”窥伺到了,眼疾手快地过来阻拦。
   “好好的衣服,别扔啊!”
   宣大禹冷着脸问:“留着它干嘛?这么多衣服还不够你穿么?”
   王治水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话来。
   “不是我说……你不会连衣服都想卖了吧?”宣大禹瞪着王治水。
   王治水急忙摆手,“你送我的东西我从来都不舍得卖,你看,这个打火机我今天还带过来了呢。”说着从兜里拿出来晃了晃。
   宣大禹略显意外,他以为这个打火机早就化为人民币的形式了。
   “这些衣服都是我当初咬着牙买下来的,每一件都有一个刻骨铭心的故事,东西不值钱但是意义贵重,你可千万别……”
   话还没说完,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稀罕物,突然就飞奔而去,瞬间将这些视若宝贝儿的衣服们抛到九霄云外了。
   夏耀刚下车,还没来得及站稳,一个不明生物就朝这里蹿了过来。
   “大神,给我签个名吧!”
   王治水把早就备好的金箔纸和闪亮亮的马克笔递到袁纵的面前。
   袁纵冷硬的目光俯视着他,面无表情。
   “大神,我可崇拜你了,上次你给我打的软组织挫伤我都没舍得冶。”
   “大神,那天就是个误会。”
   “豆腐砸在你妹身上,臭在我心里啊!”
   夏耀开始还以为是哪个来路不明的小尖孙.穿得人模拘样的.结果一看竟然是王治水。当即冷笑一声,调侃道:“这人一被爆菊,气质马上就不一样了,穿得也不土了,品味也不低了,一口气跻身上流社会了啊!”
   王治水哈哈大笑,大言不惭地说:“对,今儿我就是来炫富的。”
   刚说完,就看到袁纵往嘴里送了一根烟,二话不说,直接亮出他那个土豪打火机。倍儿殷勤地惦起脚尖给袁纵点上,炫目的金属色泽在袁纵面孔上打出一道亮影。
   夏耀一把攥住王治水的手腕,“打火机挺酷啊!”
   “大禹哥送的。”
   夏耀抢过来欣赏了一番,瞬间觉得这款打火机是他的菜,爱不释手地把玩了好一阵。虽然他对宣大禹没那层意思,但也难掩嫉妒之心。
   “全球限量99只。”王治水臭得瑟,“你想买都买不到。”
   “你特么给我滚进去!”
   宣大禹走到王治水身后,示意性的在他屁股上端了一脚,然后像赶着小毛驴一样地轰着他往酒店里面走。
   王治水一边跑跟着前行,一边不死心地回头召唤。
   “大神,一会儿跟我合张影呗。”
   “……”
   四个人先到包厢里就坐,因为前段时间还闹过一场不愉快,所以气氛有些尴尬。谁的话都不多,就王治水一直没心没肺地在那瞎白活。
   “大神,我听说你们公司的保镖经常会被大牌的明星雇用是么?”
   “大禹现在准备投资一部电影,我准备演里面的男一号。假如我将来火了,当大明星了,能雇你当我保镖么?”
   “……”
   宣大禹扭头低吼一声,“你是不是没见过爷们儿啊?”
   王治水碎碎念:“见过爷们儿,没见过这么爷们儿的爷们儿……”
   终于,彭泽在几个电话的反复催促中推门而入,后面跟着异常扎眼的李小 骚,扭着胯就跟进来了。
   夏耀略显诧异,“你不是说带刘萱过来么?怎么换人了?”
   “你们都带男人过来,我带一个丫头多扫大家的兴,清一色的爷们儿聊着多带劲!”说完就拽着李真真找个位置坐下。
   袁纵就坐在李真真的对面,李真真坐下之后,眼晴几乎就没离开过袁纵。看他将一身正装穿出的粗扩豪迈感,看他腕上卡着的那块军表。偶尔被袁纵回视一眼,两个风骚的小酒窝若隐若现。
   彭泽问他,“你喝点儿什么?”
   半天都没听见李真真回应。
   扭头一瞧,李真真眼神顾盼风流地在某个人身上飘忽闪烁着。
   “你看什么呢?”彭泽的脸突然就沉了。
   李真真这才把目光移回来,随手在饮品单上一指。
   夏耀正式给大家介绍,“这是袁纵,那